【原文】

楼角初消一缕霞,淡黄杨柳暗栖鸦,玉人和月摘梅花。

笑撚粉香归洞户,更垂帘幕护窗纱,东风寒似夜来些。


请您评价:
相关译文

注释】

粉香:指梅花。洞户:一重重相对相通的门,也叫“洞门”。

些:句末语气助。音撒,平声。

【译文】

楼角边的一缕晚霞刚刚消失,在柳树嫩黄色的新叶深处,已暗暗有暮鸦在栖息。一位美丽的女子正伴着月色在采摘梅花。

她笑着手捻蕊粉芳香的花枝进重门回到室内,又放下帘幕来护住窗纱,东风吹来冷得就像到了夜间一样。


相关赏析

写早春黄昏景色和一位幽独的佳人。

上片三句由三幅画面组成,角度和色彩各不相同。写天边晚霞一缕绯红刚刚消尽,出楼角二字,便不单调,善于取景又预为写人物先安排好所处的环境,若作天际”“山外,则不是凭栏,便是在郊外而非庭院了。淡黄杨柳,是早春季节;“暗栖鸦,是黄昏时刻。这一句说词者多赞其“造微人妙”(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》、沈际飞《草堂余正集》),大概认为淡黄暗”配搭得好。玉人是主体,故置于后。其时,月已初上,暗香浮动,引得玉人前来采摘。在溶溶月色相伴之下,不知玉人梅花谁更娇艳。

下片三句承摘花而写玉人自庭院回到室中,着重表现其人。笑捻二字,写这位女子一路执花观赏、欣喜、得意、珍惜,神态全出。进门后,又垂下了帘幕,虽说是为了遮风以保护窗纱,实则写出她珍重芳姿而知自爱的性情举止。末了说东风料峭,寒似夜来,固然是交待垂帘幕”的原因,同时也是写深居幽独的弱女子的情怯。所谓芳心犹卷怯春寒(钱珝《未展芭蕉》诗是也。东风只不过是一切可能侵扰她宁静生活的外界力量的象征,所以她要把自己和梅花都好好保护起来。体察人情,相当深微。胡仔只赏其淡黄句而以为若其全篇,则不逮矣”,所见未免太过肤浅。


   贺铸(1052—1125)字方回,晚号庆湖遗老,卫州(今河南汲县)人。宋太祖孝惠贺皇后族孙。娶宗女,授右班殿直。后改文职。元祐中以通直郎通判泗州,改太平州副长官。徽宗大观三年(1109),以承议郎致仕,退居苏州,以藏书自娱。宣和七年卒于常州僧舍。博学能文,词作风格多样,肆口而成,不施藻彩。有《东山词》。    贺铸长身耸目,面色铁青,人称贺鬼头,曾任右班殿直,元佑中曾任泗州、太平州通判。晚年退居苏州,杜门校书。不附权...更多>>
      摘录自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,上疆邨民编、宋义江解《宋词三百首全解》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本站无意间侵害到您的版权,请与本站联系。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 || 唐诗三百首 | 宋词三百首 | 元曲三百首

诗词歌赋网scgfu.com  版权所有  Copyright © 2014-2020  苏ICP备14060348号
Powered by PageAdmin 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