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文】

我是一条天狗呀!

我把月来吞了,

我把日来吞了,

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,

我把全宇宙来吞了。

我便是我了!


我是月底光,

我是日底光,

我是一切星球底光,

我是X光线底光,

我是全宇宙底Energy①底总量!


我飞奔,

我狂叫,

我燃烧。

我如烈火一样地燃烧!

我如大海一样地狂叫!

我如电气一样地飞跑!

我飞跑,

我飞跑,

我飞跑,

我剥我的皮,

我食我的肉,

我嚼我的血,

我啮我的心肝,

我在我神经上飞跑,

我在我脊髓上飞跑,

我在我脑筋上飞跑。


我便是我呀!

我的我要爆了!


1920年2月初作

选自1920年2月7日《时事新报·学灯》

〔注〕①英语,物理学所研究的“能”。


请您评价:
相关赏析

   《天狗》是《女神》中的一首有代表性的篇。这首诗写于郭沫若新诗创作的爆发期,正是青年郭沫若情感最炽烈的时刻。这首诗的风格是强捍、狂暴、紧张的。诗句要表达的是超出常态的强烈情感,故而时时逾越常规,使人感到惊骇不已,新奇得简直不可理解。

   一开始诗人便自称“天狗”,而且还是一条空前绝后、无与伦比的天狗:它不仅吞月(这是古代神话之原意),而且吞日,吞一切星球,吞全宇宙。我们习惯以“气吞山河”形容气魄之伟大,而青年郭沬若的气魄,更是伟大超群得不可想象。“我便是我了”表现了个性的充分张扬所带来的自豪感。所以它是诗人在五四时代精神的观照下对个性解放的赞歌,也正因有了冲决一切束缚个性发展的网罗的巨大勇气之后,个性才得以充分张扬,五四时代的新人才具有无限的能量:“我是全宇宙底Energy底总量!”这样的五四新人将能够改变山河、大地、宇宙。由是诗人也为自己的情感陶醉了,情不自已,便从他年轻的火热的胸膛里喷射出了惊雷闪电一般的诗句“我飞奔,/我狂叫,/我燃烧。”这样的诗句就像猛烈的飓风,像奔腾的激流,在读者心头上呼啸而过, 产生极其强烈的冲击波,使人感到五四新人的气概是何等豪迈。而接下来三个“我飞跑”,更给人以急促振奋、迅雷不及掩耳的感觉。五四时代的个性解放,一般都经历过旧我不断被扬弃,新我不断产生的过程,故而“我剥我的皮,/我食我的肉,/我嚼我的血,/我啮我的心肝”,意在表示脱胎换骨,方成新人。

   五四时期的青年郭沫若,狂暴的激情常使他感情的弦绷得很紧,有时简直面临绷断的地步。该诗最后两句便把这种感情状态表现得淋漓尽致:“我便是我呀!/我的我要爆了!”个性的极度张扬,竟达到了身不由己的地步。诗人不能容忍一切的束缚,包括自己肉体对自己的束缚在内。所以,《天狗》用它强悍、狂暴、紧张的诗句,为五四新时代和新人奏起了惊心动魄的赞歌。 它是五四时期人们第一次从诗歌中听到的勇猛咆哮的时代声音。“天狗”那种能够吞掉“一切的星球”和“全宇宙”的豪迈气概,正是五四时代要求破坏一切因袭传统,毁灭旧世界的精神的表现。青年郭沫若在《天狗》中运用幻想的夸张的形象,反映了五四青年要求个性解放,彻底改造旧世界和旧我,创造新世界和新我的社会理想。

   与《天狗》一诗强悍、狂暴、紧张的风格相适应,在形式方面,它又表现出粗犷、率真和直抒胸臆的特点。青年郭沬若不讲究诗的形式,主张“绝端的自由,绝端的自主”。他表示我所著的一些东西,只不过尽我一时的冲动,随便地乱跳乱舞罢了。”(《论诗三札》)《天狗》一诗真正实践了诗人的主张。它的气势奔腾汹涌。全诗共26行,句句以“我”领起,形成排比句式,诗意贯通, 一气呵成。全诗犹如高腔大嗓的一通喊叫,诗人虽无意于修饰文字,一任感情的宣泄,全诗却自有感情的内在韵律,诗句或长或短,诗意或急或缓,重复叠加,又完全受狂热的感情所支配,因而能够强烈地剌激着读者的视觉或听觉。兼之全篇采用并生发了古代神话,想象丰富奇特,更加显现出无与伦比的积极浪漫主义精神。它的灼人的诗句就像喧嚣着热浪一般,轰鸣着狂飙突进的五四时代的最强音。


      本篇内容搜集整理自网络,原作者或已不可考究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相关诗词作品推荐
论贵粟疏 狱中上梁王书 赠从弟•其二 咏怀•其一
赠秀才入军•其... 咏史•其二 云与月(寄 M) 方入水的船
黑暗 赠友 毁灭 凤凰涅槃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 || 唐诗三百首 | 宋词三百首 | 元曲三百首

诗词歌赋网scgfu.com  版权所有  Copyright © 2014-2020  苏ICP备14060348号
Powered by PageAdmin 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