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文】

海巳安眠了。

远望去,只看见白茫茫一片幽光,

听不出丝毫的涛声波语。

哦,太空!怎么那样地高超,自由,雄浑,清寥!

无数的明星正圆睁着他们的眼儿,

在眺望这美丽的夜景。

十里松原中无数的古松,

都高擎着他们的手儿沈默着在赞美天宇。

他们一枝枝的手儿在空中战栗,

我的一枝枝的神经纤维在身中战栗。



选自《女神》,泰东图书局1921年版


请您评价:
相关赏析

   这是郭沫若《女神》集中的一首写景小诗。《女神》是“五四”时代新诗坛上,充分显示狂飚突进时代精神的最具代表性的作品。作为革命浪漫主义诗人的郭沬若,正担负起时代弄潮儿的角色。在《地球,我的母亲!》、《天狗》、 《凤凰涅槃》、《立在地球边上放号》等诗中,那种直抒胸臆,激情奔放,个性张扬,为时代前进呐喊,皆表现得十分成功,故而能催人激越,启人奋发,展示了大气磅礴的自我表现的诗风。而《夜步十里松原》则体现出诗人另一个方面的轻型題材和闲适抒情风味。

   此诗写的是诗人住日本九州博多湾时的生活片断。在白天劳作之后,夜晚兴步于千代松原,宁静悠闲中独自欣赏海滨美景。然而在艺术表现方法上,不用通常的写实白描和主观叙述,而是遵循诗人所主张的“艺术是从内部发生,它的受精是内部与外部的结合,是灵魂与自然的结合”诗人眼前的海,非是纯自然的客体的海,而是被诗人感知了的海,与诗人融为一体的海, 故能“安眠了”,失掉了“涛声波语”,海平面只剩“白茫茫一片幽光”。“太空”,在诗人心灵的感觉中,則是“高超,自由,雄浑,淸寥”,即体现出一种人格和精神。而“明星”亦是拟人化地“圆睁着他们的眼儿'在赏景。“古松”呢?正沉默着在赞美天宇。那高耸的枝桠,在诗人的感觉中,正在因激动、兴奋而忍不住发出“战栗”。全篇的最末句,趁势画龙点睛地暴发出诗的主旨:原来诗人在这宁静和谐的大自然美妙景象中,依然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不安。“我的一枝枝的神经纤维在身中战栗”,除了意味着诗人对大自然崇拜和陶醉之外,也暗示着他始终兴奋于时代变革的潮流。这首诗与其他一些小诗,如 《新月与白云》、《鹭鹚》、《晚步》、《晨兴》、《晴朝》、《日暮的婚筵》等一样,属于郭沫若早期的另类作品。以自然风光为题材,短小轻盈,借景抒情,融情入景,真正做到“灵魂与自然的结合”。它们显示郭沫若早期诗具备了不同的风格与技巧,不同的审美情趣,尤其对于那类慷慨激昂、大声疾呼、豪气干霄的作品,无疑是一种额外的补充,从而也使《女神》 的诗体有所丰富。

   值得进入深层次分析的是,《夜步十里松原》里有郭沫若早期泛神论思想的反映。此诗早先被编入《女神》诗集中“泛神论者之什”栏目中去,同栏还有《雪朝》、《登临》、《光海》、《梅花树下醉歌》等。泛神论认为神存在于自然界万物之中,没有什么超出自然的神之主宰,神即自然,自然即神。郭沫若既一度信奉泛神论,又在诗作中积极力挺其精神,在他的笔下,大自然富有生命意识,有灵动感,能发散出人格的魅力;而诗人自我,则能与大自然在意识上、精神上沟通,乃至于融为一体。这就使《夜步十里松原》不止于局部的白描写景,而能使人感触到十里松原是一处鲜活而富有生命力的整体。这里的天空、大海、星月、松林,正如诗人的胸中主观世界一样,是那么开阔,那么自由,那么雄浑,那么勇武有力。诗人似乎与其同呼吸,共命运,想象的翅膀随景物之舒展而自由翱翔,最终要借“古松”髙擎着手儿,“他们一枝枝的手儿在空中战栗”的激励,从而迸发出心灵里的那一声冲动和奔放:“我的一枝枝的神经纤维在身中战栗”。这仍暗示着诗人对于“不断的毁坏,不断的创造,不断的努力”的精神力量的追求。足见这首写景小诗,实为一首自然生动、情景交融、境界优美,而又涵义深厚、富有哲理意味的好诗。朱自清在《中国新文学大系·诗集·导言 》中说“看自然作神,作朋友,郭氏诗是第一回”,这首小诗恰可为朱先生的话作一条注脚。


      本篇内容搜集整理自网络,原作者或已不可考究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郭沫若的其他作品更多>>
天狗 天上的市街 太阳礼赞 炉中煤(眷念祖...
凤凰涅槃 春莺曲 地球,我的母亲!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 || 唐诗三百首 | 宋词三百首 | 元曲三百首

诗词歌赋网scgfu.com  版权所有  Copyright © 2014-2020  苏ICP备14060348号
Powered by PageAdmin 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