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文】

繁灯夺霁华②,戏鼓侵明发③。物色旧时同,情味中年别。  浅画镜中眉,深拜楼西月④。人散市声收,渐入愁时节。


请您评价:
相关译文

【注释】

①陈敬叟:字以庄,号月溪,建安(今福建建瓯)人。刘克庄《陈敬叟集序》:“敬叟才清拔,力量宏放,为旷达如列御寇、庄周;饮酒如阮嗣宗、李太白;笔札如谷子云,草隶如张颠、李湖;乐府如温飞卿、韩致光。余每叹其所长,非复一事。为谷城黄子厚之甥,故其诗酷似 云。” ②霁华:明月光。 ③明发:天明。《诗·小雅·小宛》:“明发不寐,有怀二人。” ④楼西月:一作“楼中月”。

【译文】

   千万座彩灯掩盖了明月的光辉,百戏的锣鼓直闹个通宵。这一切风物景观都与往年所见一样,只是人到中年,情绪兴致与过去大不相同了。

   对着明镜,随意淡扫蛾眉,懒得去浓妆艳抹;却向画楼西面的明月深深下拜,默默祈祷。等到游人散尽,市上喧声都已静寂,这便渐渐到了愁思难禁的时刻。


相关赏析

   宋中写“元夕”题材的为数不少,常常不离男女情事,因为元夕是青年男女邀约相会的好时光。此词题为“戏陈敬叟”,也是利用这种习俗来调侃友人的。词的作意是写陈敬叟其人,并不写元宵灯节本身。

   自《楚辞》始,便有“香草美人”的表现手法,借男女情事说君臣亲疏、政治上的升沉得失。此词从一位人到中年的妇女角度,写元夕之夜的感受,以此来喻指其友人陈敬叟的现实境况,所以说“戏”。

   头两句写灯火辉煌、鼓乐喧阗,是说元夕;三四句起,便只说人的感受:景况年年如此,“情味”已全然不同,因为人入“中年”,暗喻陈君怀才而已有迟暮之感。换头第五句“浅画镜中眉”,是说他却无意奉迎权贵,取悦当局,犹美人之不作盛妆打扮。唐代朱庆馀在临考试前,求有地位的张籍推荐自己,戏云:“妆罢低声问夫婿,画眉深浅入时无?”(《近试上张水部》)借画眉之深浅是否时髦,说自己的诗文是否能合当权者的口味。词着重一“浅”字,正反其意而用,写出陈“为人旷达”的个性。但他又不甘于沉沦,内心里还是希冀有一展抱负的机会,恰如小女子之拜月祷告,望能终遂心愿。写拜月,切合元夕之月圆。终至“人散市声收”,情侣不来,佳期又误。不免凄然惆怅,故曰“渐入愁时节”。此虽戏谑之词,却仍可觉出对友人处境的同情。


   刘克庄(1187—1269)字潜夫,号后村居士,莆田(今属福建)人。从学于理学家真德秀(西山),以荫入仕,尝官建阳令。以咏《落梅》诗得罪权臣,废居十年。起知袁州,迁广东运判、江东提刑。理宗淳祐六年(一二四六)赐同进士出身,权工部尚书,官至龙图阁直学士,卒谥文定。克庄诗词兼擅。诗宗晚唐,为“江湖派”代表作家;词学辛弃疾,宏放粗犷,为辛派重要词人。有《后邨先生大全集》、《后邨别调》(又名《后邨长短句》)。    他晚年趋奉贾...更多>>
      本篇内容搜集整理自网络,原作者或已不可考究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刘克庄的其他作品更多>>
木兰花•戏林推 贺新郎•九日 贺新郎•端午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 || 唐诗三百首 | 宋词三百首 | 元曲三百首

诗词歌赋网scgfu.com  版权所有  Copyright © 2014-2020  苏ICP备14060348号
Powered by PageAdmin CMS